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遥远的煤油灯

时间:2012-06-11 08:34来源:安庆晚报 作者:张恒 点击:

城郊新建了一处农家乐,朋友邀我去玩,进了包厢,见几个墙角的支架上都放着煤油灯———是那种有底座、有灯罩的煤油灯。只是,这煤油灯不烧油,通电,灯泡发出来的光要比灯芯燃烧发出的光明亮。我看出来了,是仿照过去我们用过的煤油灯的样子做出来的,目的是为了体现农家特色,吸引顾客。

我佩服主人的意识,只这几盏仿造的煤油灯,就让我有了好感,勾起怀旧情绪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家中有一盏这样的煤油灯就是很不错了。我之所以要从这个时候说起,是因为我开始记事了。我记得村子里许多人家晚上照明点的都是那种简易的自制煤油灯,就是在墨水瓶口上盖一铜钱大小的铁片,铁片中间套一芯管,再在中间穿上灯芯。这种煤油灯点起来火苗红红的,看得见烟,靠边坐久了,鼻孔里都能抠出黑。而且因为个头矮照亮的地方也不是很远。只有少数人家用的是在供销社买的带罩子的煤油灯,我们俗称台灯。这要看家境,比如大队干部家就有。

其实我们家也有一盏台灯,母亲平时不让我们用。只有等到过年过节时才用上一回。我不晓得这被唤作台灯的煤油灯值几个钱,为什么那么多人家都舍不得用?和墨水瓶灯比起来台灯要好得多,火光白白的,一点也看不见烟。而且样子好看,底座高高的,像倒扣的喇叭上顶着个团团的小南瓜。灯罩的样子我形容不出来,现在想想很像葫芦丝,只是出气那部分要粗些。当然,村里人舍不得用是有道理的,那时生产队的工分值很低,一个劳力一天挣不到三毛钱,台灯要花钱买,而且费油。母亲舍不得用更有道理,因为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领着我们四个孩子过日子,一点钱都是有派场的。

我上初中的时候,家境愈发困难,可母亲却坚持每晚都点台灯。母亲说,晚上你们要看书、做作业,点台灯对眼睛有好处。母亲没说对鼻子有好处,大概她不晓得墨水瓶灯烟灰会呛鼻子。我自然高兴,尽管我知道点台灯浪费煤油,于是,我总是把台灯的火苗拧得小小的。开始母亲没在意,后来她知道我的心思就把火头拧大,还数落我,我心里很是感动。

上初三那年,村子里通了电,许多人家都装上了电灯,我家仍旧用煤油灯。装电灯要一笔初装费,母亲不想出,也出不起。于是,我便去学校上晚自习。家离学校有一段路程,而且经过一个山坡,路边有很多坟茔,有没有月亮走过那里都让人心生惧意。母亲不让我去,我坚持要去,而且坚持到教室熄灯后才离开。那些日子,母亲每晚总是坐在煤油灯下,就着微亮的灯光做些针线活,等着我回家。那一刻,温暖透过窗户远远的沁入我的心田。

一天夜里,我睡醒后突然想到一个作业题,忍不住起身点灯,手一乱把台灯碰翻了,灯罩滚到地下摔碎的声音惊醒了母亲。母亲擦亮一根火柴看了看,灯座也摔成了两截,心疼地说了我几句。我很是自责,默默地蹲在地上清捡台灯的碎片,未料让玻璃片扎破了手指,那一刻,我发现母亲流了泪。

第二天,母亲把原本要等到过年才卖的一头猪送去食品站,凑钱请人安装了电灯。母亲说,日子紧就紧点,你可以在家看书了,可以在电灯下做作业了……

时光荏苒,日子的更替就像煤油灯到电灯,明亮了许多。如今,煤油灯渐成古董,即使有用的,也像这农家乐里,不用煤油而用电。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