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哎,当年那农业户口

时间:2013-01-19 13:31来源:休宁政府网 作者:张启立 点击:

最近,看了新闻媒体上发表的两篇有关“农业户口”的文章,它象一根利刺,刺痛了我30年前那根疼痛至极的神经,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,酸涩苦辣咸,一齐涌了出来。剩下的,只有那令人啼笑皆非的回忆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一家4口,当民办教师的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是农业户口,占了全家四分之三,只有我这位“吃皇粮”的国家干部是居民户口,只有四分之一。我曾经向当地公社和单位申请,要求将其中一个儿子的户口转入我的居民户中,回答是,不行。因为上头有规定,夫妻双方,哪一方是农业户口,子女就归农业户口这一方。那时,居民户口每月的粮油,有国家供应的“粮折”,在物资、商品十分匮乏的那个年代,居民户还享受一些商品、食品供应的票证。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却无权问津。更气人的是,每年的招工、招干,居民户子女才有资格,而拥有土地山场等生产资料的农业户,则无资格招工招干进城。可以说,那年月的“居民户”与“农业户”,真是天壤之别,判若虹泥,仿佛农业户口是后娘养的私生子。

因妻子是无能从事农业生产的农业户,每调到一个村小教书,先得向生产队长讲好话,把“户口”寄在该队,方能解决母子三人的口粮问题。在山区教学时,妻得请人代砍分给自己的这份木材,所卖木材款大部归斫树人;在平原乡村教书时,妻将分给自己的田地请人代种,除了交公粮农业税外,其余全归种田者,妻儿成了“买米吃”的农业户。有的队长还提出了“等价交换”的条件,老师必须兼任生产队会计。为了生存,妻只有硬着头皮承受这一额外负担。

后来,我调往地区报社工作,因家属们是农业户口,妻子无法在市里教学,儿子不能在市里读书,一家4口分散在相距75公里漫长的“旅行线上”。那时每周只有一个星期天,我是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,万般无奈,为了照顾家庭,我只得忍痛割爱,放弃自己十分喜爱的新闻事业,调回到县里工作。

眼见两个孩子日渐长大,即将念初中,我和妻商量,咱们离婚吧(当然是假离),这样可以解决一个儿子的居民户口,然后我俩再复婚。但深爱我的妻子坚决不同意。两个儿子学习成绩都很优秀,初中班主任劝我让他们念高中,以后考大学。日思夜想让儿子早日跳出“农”门的我,交代两儿子全部报考中专。根据当时国家政策,考上中专的学生即转入居民户口,而且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工作。我采取“实用主义”训导法,教育儿子,想穿皮鞋、戴手表、拿工资,就考中专好好读书,不然你们就准备穿草鞋、系柴刀、挣工分。你们很年轻,读中专毕业工作以后还可以参加成人考试,读大专、念大学。懂事听话的两个儿子中专毕业后跨入机关不久,两人边工作边学习,经过发奋努力,先后都拿到了成人教育的大学本科文凭,也算圆了他们心仪中的“大学梦”。妻子在民办教师考公办教师的文化考试中,成绩合格,转为公办。妻儿三人终于成了“农转非”的幸运者。总算搬走了压在心头的一块磐石。

如今,我全家都成了“城里人”,但想起当年农业户与居民户的“两极分化”,心中不免有些后怕,只能一声叹息:哎,那恼人的农业户口!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