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乡村媒婆

时间:2013-01-19 13:35来源:休宁政府网 作者:伍劲标 点击:

中国有句俗语:“天上无云不下雨,地上无媒不成婚。”由此可见,在中国传统的婚姻里,做为男女婚姻的桥梁的媒妁之言的重要性了。中国是一个产生各种各样人才的国度,在说媒这一行里,最出名的人才大概要数红娘了。一部《西厢记》,任你张君瑞何等风流倜傥,任你崔莺莺何等才貌无双,要是缺了红娘这个人物的穿针引线,西厢记也就成了空城计了。比红娘更加出名的当然还有,不过那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为媒了,董永七仙女天地绝恋,媒婆是一棵槐荫树;牛郎织女金风玉露一相逢,媒婆是那头老水牛。

我年少的时候,方圆数十里之内的乡村,有几个媒婆是很出色的,她们一年四季,不分天晴下雨,夹着一把晴雨伞,走村串巷,为乡村的男婚女嫁传宗接代的伟大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,留下了很多不朽的传奇,也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说媒风格,诠释了媒婆行业那令人敬佩的精神。

记忆中印象最深刻是一个大名叫牡丹的媒婆,在我们村以及周边都是很有名的,据说,她从不到三十岁开始就从事说媒,从入行到专业,从生疏到老辣,钻研了将近三十年,促成了数以千计的男女的婚姻。牡丹是一个个子瘦瘦的女人,走路的步子很慢,脸上永远挂着谦和的微笑,由于乡亲们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她,所以,在大家看来,这个名叫牡丹的媒婆,永远都是一个年龄,永远都不变老。一些人说,做媒是好事善事,促成一桩婚姻,延寿三个月,媒婆牡丹的身上,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。

牡丹说媒,是很注意收集资料的,一年到头,无论刮风下雨,她都穿行在乡村的街头巷尾或是羊肠小道,方圆几十里,哪一家的闺女小子的情况都在她的头脑里储存着。高矮,胖瘦,俊丑,家底,择偶标准,甚至是他们的隐私,都会被牡丹了解得一清二楚,比孩子们的父母还了解得透彻。当时,公社里有个陈书记,很亲民,经常到农户家里走访,由于乡村人家居住很分散,陈书记就请牡丹带路。牡丹知道这是一个真正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好干部,每逢陈书记相邀,她从不拒绝。于是,乡村道路上就出现了这么一道独特的风景:一个器宇轩昂的国家干部,一个干瘦小巧的农村媒婆,有说有笑,亲如姐弟,和谐生辉。

牡丹的保密工作也做得很好,她把自己了解到的都藏在自己心里,任你什么人都别想从她嘴里得到别人的信息,只有在有了联姻意向的两家之间,她才会如实相告。即使是对陈书记,她也只是把农户家里的生活困难说给陈书记听,一旦陈书记问起人家的隐秘时,牡丹就会缄口不言。陈书记开玩笑的说,要是有一天自己当上了县委书记或是地委书记就任命牡丹三个官衔:组织部长,民政局长,保密局长。后来,陈书记一路直上,还真的官至副厅级,牡丹呢,依然还在乡村里为男男女女之间的那些美好的事情操劳。所以时至今日,牡丹和陈书记虽然都已是高龄老人,退出了人生的前台,可是人们提起早先的名人,仍然一直公认当官的就是陈书记,草根一族的就是媒婆牡丹。

牡丹做媒,还有一大特色,那就是持之以恒,不达目的不罢休。只要她认准合适的一对,就一定要翻动三寸不烂之舌,大道理小道理,循循善诱,必要的时候,还要把男女双方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调动起来,打一场全民参与的婚姻保卫战,一直到一对少男少女牵手走进洞房,她才会大功告成,美美地喝上一杯主家敬的谢媒酒。此时,那对小冤家早在红罗帐里春宵一刻值千金了,留下的是牡丹自言自语的慨叹:夫妻入洞房,媒人丢过墙,没意思啊。可是,她头天晚上喝酒大叹没意思,一觉醒来,全身上下都是成就感,风尘仆仆又踏上了说媒的征程。

当然,也有失败的时候,而且这样的时候还不少。人生一世,许多事情是莫名其妙的,比如婚姻,有些公认匹配的甚至是青梅竹马的一对,到成年后却不是一家,而有些素昧平生,萍水相逢的人却很容易很自然的就走到了一个屋檐下,难怪,许多人都说,爱情是可以选择的,婚姻确是天注定的。每一次失败之后,牡丹会很失落,好像失恋的不是那对男女而是她自己。人们只要看到牡丹走路的神态很专注,不东张西望,不主动和人打招呼,就知道他这次说媒是失败的。可是,牡丹就是牡丹,别人是屡战屡败,她是屡败屡战,从不言退。几天的颓废之后,又打起精神,调整战术,更换战场,接下来的一桩婚姻,一定会被她摆弄得服服帖帖,甜甜美美。

牡丹一辈子为别人婚嫁忙碌,到头来记得她的好处的人不多,给她受委屈的人却是不少。为什么?这是因为,牡丹说媒的鼎盛时期,正是国家改革开放时期,改革开放不仅仅开放了经济,也开放了人们的思想,特别是青年男女的爱情婚姻家庭观念空前解放。媒妁之言的传统婚姻模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牡丹的思想却没有跟上一日千里的潮流,还在执着的追求着自己那个要做天下最好的月下老人的理想,还要给年轻人牵红线。于是,年龄偏大的父母辈的人对牡丹依然很敬重,而小年轻的一辈却像躲避瘟神一样疏远着牡丹。到了最近这些年,甚至还有更加狠毒的年轻人,编出歌词来唱着骂牡丹:“瘟媒婆,死媒婆,吃了好多老鸡婆,摇动三寸不烂舌,害得我们没奈何。你初一吃鸡十五死,不死也要掉层壳。”牡丹听了,心里很不好受,她寻思着:我一心一意为别人牵线搭桥,有什么错呢?牡丹是个涵养极好的老人,她没有和年轻人对骂,也没有和年轻人讲道理,而是默默地收起那把跟随她大半生的老旧的晴雨伞,很留恋地抚摸着伞柄,深情地说:老伙计,我要退休了,你也该退休了。

一代名媒婆牡丹的隐退,似乎给乡村传统的婚姻模式画上了最后的句号,如今,男女结合,谁还稀罕别人去穿针引线,网恋,闪婚,试婚,丁克,古里古怪的有关婚姻的新名词层出不穷,男女结婚就像买件衣服一样简单,男女离婚比到商店里退件衣服还要容易。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不无遗憾地说,还是牡丹说媒的婚姻靠得住啊。

今年夏季的一天,当年在我们这边乡下工作在家休养多年的陈书记,忽然生起怀旧的念头,要到自己曾经工作过的乡村看一看。不事张扬,静悄悄的,陈书记来到了牡丹生活的乡村,看到了比自己大十几岁依然健硕的牡丹。他们回忆起当年带着不同的目的,共同行走在乡村小路上得情景。牡丹说,我已经清闲了好多年了,媒婆这个行当,哎,霉豆腐倒笼了,再也没人需要了。陈书记说,老姐姐,媒婆这个行当是不需要了,但是啊,媒婆的精神还是需要的,要是所有的工作都像媒婆说媒一样,细心观察,精心积累,尽心劳作,持之以恒,忍辱负重,那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好啊!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