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锅巴

时间:2013-01-19 13:51来源:休宁政府网 作者:甘丽英 点击:

自小到大,我都爱吃锅巴。没事的时候,时常想着它那独一无二的味道,心里就异常的兴奋和快乐。

仲夏时节,带着《黄山晨刊》的小记者们来到歙县的瀹潭采风。那采摘枇杷的乐趣自不用说,而中午农家乐的最后一道绝活——农家锅巴,更是妙不可言,反复嚼之,竟然让我乐而忘返。

我想,跟我这样,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生活过来的人,如果能记事的话,都不会忘却吃锅巴的滋味。

跟现在的孩子比,小时候的我们过生日从来都是一种奢望。顶多逢大生日,母亲下一碗阳春面,再加两个荷包蛋,就算是生日的大餐了。端午节,家里包粽子都是按人头包的,每人分到三个。一个粽子还是细嚼慢咽吃下去的,生怕吃快了就没得吃了。中秋那天,一块月饼分四份,每人只能尝一口。

于是锅巴成了家里的抢手货,也是家庭受宠的高级点心。

那时家里人口多,六七个是正常的。依父母那些微薄的工资,养活一大家子,实属不易。小时候住在横街,那里的住家基本是老式的两层楼,厨房都砌着烧柴的灶。我记得那时家中厨房砌有三个灶,大、中、小各一个。

锅巴往往就诞生于大锅灶。大铁锅烧饭,一般是母亲的家务。母亲烧饭,火候掌握得很好。等到水烧开了,母亲放洗好的米,烧到水干了,灶里的柴火就得退出来,用火勾将灶膛里的红红的炭火扒均匀了,然后坐在木凳上,静听铁锅里结锅巴的劈里啪啦的细小脆响声。这时候千万不可大意,用鼻子闻闻铁锅里的米香味,判断有无锅巴的焦味。估计差不多了,就得把饭先盛到饭盆里,留下锅底的有些软相的锅巴,再把锅盖虚盖上,拿火勾扒扒灶膛里的炭火,慢慢地烤干锅巴。过一会儿,掀开锅盖,锅巴的四边全翘起来了,完整的锅形的锅巴有点儿缩,纯粮的香气直扑鼻孔,黄澄澄的锅巴勾起人的食欲。拿起一小块破碎的锅巴放进嘴巴,轻轻一咬,顿时酥香可口,牙齿间磨碎锅巴的感觉无比舒心。不过兄弟姐妹多只能分得一小块锅巴吃。馋锅巴成了我永远的记忆。

炸锅巴,是我最为难忘的一种佳肴。有时趁母亲上班的时候,我们姐妹把上一餐偷偷留下的锅巴,放到盐水里蘸蘸,然后晾干,放在菜籽油里炸一炸,锅巴一进油锅便生烟冒泡,噼啪作响,眨眼间膨胀起来,待沥干了油,金黄色的炸锅巴就成了当时最美的食品。这锅巴干而不硬,黄而不焦,咬起来“咯嘣咯嘣”,脆生生的,嚼起来油香油香,而且还越嚼越有味儿。于是,在接下来的大半天里,我就都会沉浸在这“咯嘣咯嘣”的咀嚼里了。现在想来那美食,那口水还刺溜刺溜的。

如今市民家见不到烧柴的灶,不是煤气灶就是燃气灶。烧饭早已用上现代炊具电饭煲,高压锅等,锅底的米饭结出的不像铁锅里锅巴,跟米饭相连烂烂的样子。市场上出现的小米锅巴,尽管用足了配方配料,吃在嘴里却变质变味,嚼不出当年锅巴的特有的滋味。

近些年,媒体不断报道各种让人垂涎的锅巴食品,市面上抢眼的锅巴餐馆,更是诱人食欲。以锅巴做成的花样风味小吃,更大有压倒各类点心之势,堂而皇之地走进千家万户。一时,锅巴又成了受人青睐的热门食品。

其中餐馆里有一道老鸡汤锅巴,也是众人趋之。想那锅巴脆硬,而鸡汤绵软,两者结合,使软的不再软了,硬的不再硬了,颇合中庸之道,更兼和谐精髓。一看那碗中漂浮的葱花,定高雅文人的闲情偶寄;而那沉于碗底的鸡丝,像是豪爽武士的卓绝武功,不显山露水,一露就是精品,让人赶紧食之而后快。

古有张翰,其人念鲈之思,却绝非饕餮之徒。正如我迷恋小时的锅巴,又岂止是贪口腹之欲。似水流年,一个人经历多了,骨子里总是有一种摆脱不了的恋旧情结。一块锅巴,虽不能算是珍馐美味,穿喉入肚,却有着想念亲人的真切。

近代散文大家梁实秋,且不说他的文采斐然,也不说他著作巨丰,单是他的一句“味至浓时即家乡”,就逗得我馋涎欲滴,引得我口水直流,着实让我五体投地。一个文人,不为君王唱赞歌,混于市井写饮食,不怕斯文扫地,实在难能可贵,是真性情。

性情这东西,沁到骨子里,是性格;落到肠胃里,是情义;写到纸上,就是文章。《资治通鉴》流芳百世,《雅舍谈吃》同样受人青睐,而如今美食栏目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更是风靡华夏,却也道出了个中道理。

如今是不能时常吃到锅巴了。但每每到农家吃饭,我看见锅底那干黄的锅巴时,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怀在我心里盘旋、缠绕,感觉淡淡的、暖暖的,舍不得丢弃,也根本无法丢弃,于是总喜欢农家饭后,徜徉在主人午后的台阶上,刮出一撮锅巴,放在嘴里,用力的嚼着,细细品味,思绪悄然又回到了那个少不了锅巴的年代。品尝锅巴,就是品味生活;回味远去的锅巴,就是细嚼人生。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