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粮行

时间:2013-10-31 08:56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李云胜 点击:

如今买米大抵都去超市,香米、粳米、有机米,品种繁多尽管可劲地挑。可要倒退几十年,买粮是要按人头定量供应的。那年头,谁家里要是有个农村亲戚,串门时带上半口袋当年的新米,那可是一份厚礼。

记得第一次去买米时我只有十五六岁,推着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自行车,后座上搁着三十斤的米袋子。那时卖米的地方叫做粮站,应该是粮食局的下属单位,算是一个好单位。你想啊,计划经济时根本不允许私人倒腾粮食,等于是垄断经营的粮食部门吃香着呢。

粮站里有个房间是个密封的粮仓,面向店堂的一面开了个口子,有个弹簧把手可以有节制地出米。下面是个漏斗,漏斗下是个磅秤。经过开票、划卡、交钱、称粮,手续繁杂着呢。不过,那时也没有选择。

我不知道合肥最有名的粮站在哪里,但从老合肥的嘴里得知老十字街头在民国时期倒是有个卖米的地方,习惯上称为米行。据说米行里地位最高的人除了老板就是“斗把子”,即卖米时专门量米的。那时的“斗把子”可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,多给一点或少给一点全都在掌控之中,一个一心为东家着想的“斗把子”,一年下来能为东家赚回不少米,那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呀。所以,“斗把子”的工钱要比一般伙计高上好几倍。

许多人至今还印象深刻,国民党垮台前夕,通货膨胀,金圆券不值钱。那时老百姓到米行买米,金圆券要用篮子提、口袋装。于是那家米行囤积居奇,一连十几天打出“今日米罄”的招牌。庐州城里的老百姓本来就穷,家里没有多少隔夜米,十几天买不到米还不要饿死人。全城的居民都围拢在米行门口,差点把门板挤倒。米行老板只好答应开门卖米。不过,又以米少为由,一户只卖一升。

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,老十字街西北角那里都是卖米的地方,不过已经是国营粮店。因为当时那个粮站属于中市区粮食局,即现在的庐阳区粮食局,所以名字就叫中市粮站。

说起粮店的历史,有人记得当时的粮站站长姓钟,在粮食系统一干就是几十年。那时的粮店供应品种和今天不可同日而语,不仅什么都要凭票供应,而且卖的粮食永远都是陈粮。本地居民买米要带上粮卡,上面按月按人口核定口粮,不足部分就要找亲戚、朋友借粮票了。

中市粮站面积并不算大,当做库房的那间码放着一袋袋白面、玉米面、大米和各种杂粮。买粮的居民通过一扇可推拉的小玻璃窗,依次将粮卡或粮票、钱递进会计室。会计结完账,将粮证、剩余的钱、票和填写好的卡单一并交给购买者,居民拿着卡单才能到粮柜处称粮。那时人们买粮要插个队,或是想买点新鲜货都要找熟人走后门。

到了青黄不接季节,粮站有时还会卖一些红薯干。

其实,合肥自古以来就是江淮地区重要的粮油集散地,素有“皖中粮仓”之称。据资料记载,清末民初,合肥年均产稻米50万石,麦10万石,菜油1000余石;邻县在合肥集散的稻米约有100万石。这些稻米除了供合肥居民食用及仓储外,大多数都被商人运销至芜湖、无锡等地。

1938年,日军侵占合肥后,合肥几大老板携资逃难,日军四处抢粮以应军需。这一年,日伪当局垄断粮食,对居民的口粮实行配售,但配售的粮食常常粗杂霉变,民众苦不堪言。

抗战胜利后,有好几十家粮行加入合肥县粮食商业同业公会,其中裕发、德丰、鸿昌等粮行规模较大。一些本地粮商与外地粮商勾结,乘内战之机将大批粮食偷运至外埠销售以牟取暴利,导致合肥城粮食匮缺,米价暴涨。

1949年2月,皖北支前司令部合肥粮草供应站成立,为南下的解放军和本地公职人员提供粮食柴草。部分私营粮商利用新政权一时无暇顾及粮食市场之机抢购粮食,囤积居奇,漫天要价,致使粮食市场混乱。不久,合肥市第一家国营粮食贸易机构——中国粮食公司皖北分公司合肥办事处成立。办事处在东关、西关、北关设立了粮食销售点,以低于市价的粮食供应民需,市场混乱状况才得以改观。

合肥周边地区粮行也是集中在城区主要商业地段,比如上派的粮行就在中街,除了种田的农民,镇上的人家一个月总要光顾那里几次。那时大家都很穷,只有少数富裕人家一次性买上几口袋粮食,一般人家都是自带布口袋,称上十几斤大米,回家搭上一些粗粮,勉强度日。


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