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卖水

时间:2013-11-12 10:01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李云胜 点击:
卖水
 

说到卖水,首先让我想到的是一则靠此发财致富的故事。

那是在美国西部淘金热中,一位名叫亚默尔的贫穷农夫随人去淘金。发现金矿的地方是个荒山野岭,气候燥热,水源奇缺,他去后不久,断然改淘金为寻水源,向淘金人出售凉水。几年过去,绝大多数淘金人并没有因为淘金而发了大财,而亚默尔却靠出售凉水成了屈指可数的富翁。

卖水在过去的确是个职业,古庐州就有人从东门大河即南淝河流经东门外的那段河流挑水卖。每天清晨,几个赤裸着上身的壮汉,一手提着一个木桶下来了。脚跟站稳,用力将木桶斜刺着插入水中,猛地一提,满满当当的两桶水稳稳当当地上了肩。这就是挑水工,他们一大早就要起床,赶在人们起床之前出现在庐州城的大街小巷,以便可以喝到用大河水泡的第一壶茶。

那时的茶馆也很有讲究,高档一些的用山泉水冲泡,茶叶都是碧螺春、毛峰一类的高档茶。而普通的茶楼基本上用的都是南淝河水,柜台上方贴着红纸黑字,写着“河水细茶”招徕生意。那时的南淝河清澈见底,即使赶上下雨,挑回来的水有些浑浊,倒进缸里,用明矾一打,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当镜子使。

茶馆最集中的地方主要是东大街,而一直往东就是威武门。一出城门就可以看见汩汩流淌的南淝河,那里地势较高,坡度很大,便于挑水的人上下方便。于是一窝蜂聚集了庐州城里大部分的挑水工。

经过那段岁月的老合肥,耳边曾经每天都会听到高亢的吆喝声:“刚挑上来的东门大河水啦,要吗?”

挑水工的生活是艰辛的,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风雨无阻。一般每挑可换1分钱,水质好的,两挑可换3分钱。那时挑水的人多,河边的水质量不好,为了生意好,常有挑水工冒险走下河里取水,手提木桶被水冲得东倒西歪,险象环生。

运气好一点的可以接到挑包月水的,主要是浴池、茶馆和有钱人家,便少了沿街叫卖的辛苦了。

挑包月水的讲究一个忠厚老实,要深得雇主信赖才行。因为井水水质不如河水,而且随处可取,而从大河里挑水相对要苦一些,单是爬上那段土坡就要汗湿衣襟。再挑上不近的路程,尽管水桶里放有防止水荡出来的小木板,但仍然会有水洒出。

于是,有极个别的卖水人便会耍些小聪明,搞些河水掺井水的小动作。

当年出版的报纸上曾经刊登过一则消息,老合肥称之为井水掺杂河水惨案。那是1947年的夏天,安徽省警察厅一位姓王的警官,雇了一个名叫陈三的卖水人。一次,陈三卖水累了,挑着的水还有一桶没卖出去,恰好王警官家还没送,为了偷懒,陈三便从附近的井里打了一桶水,掺杂在河水里送给王警官。

哪知王警官是个走南闯北的人,这点小把戏哪能瞒得过他。陈三一进王警官的院子,突然做贼心虚起来。王警官一眼看出陈三的不对劲,又见桶里水不太浑,赶紧让陈三放下水桶,边打量陈三边围着水桶转圈。陈三被看得心里发毛,这更坚定了王警官的判断。他把手伸进水桶里试水温,感觉凉凉的。要知道,河水经过太阳的暴晒,一般都是温水。

陈三一看不好,扔下扁担就跑。哪知王警官早有防备,一脚将陈三踢倒在地,又上去拳打脚踹,很快就听陈三哼了几声,便没了呼吸。

随后王警官通报地方保甲,说是“陈三上门抢劫,被当场击毙”,把死尸抬走掩埋了事。但老百姓不相信,纷纷要求调查事实真相,只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。

□ 李云胜/文 吕士民/漫画

 

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