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纺线

时间:2014-12-02 14:59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李云胜 点击:
纺线

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没有见过纺车,更没有穿过粗布。而于我们父辈而言,也是已经逐渐有了机器织的洋布。

说到,最初是从著名作家吴伯箫的散文《记一辆纺车》上了解的,至今还记得开头的几句话:“我曾经使用过一辆纺车,离开延安那年,把它跟一些书籍一起留在蓝家坪了。后来常常想起它。想起它,就像想起旅伴,想起战友,心里充满着深切的怀念。”

当时还不懂得,一架纺车至于那么不舍吗?后来长大了,才逐渐体会到敝帚自珍的味道。

所谓男耕女织,漫长的农业社会,书香门第尚且讲究耕读传家,普通百姓自然过的是“你耕田来我织布”的生活,而纺线便是农家妇女必备的本事。

据说考古发现,早在旧石器时代后期至新石器时代初期,我们祖先就已发明了纺坠,并开始种麻索缕、养羊取毛和育蚕抽丝。人们根据搓绳的经验,创造出绩和纺的技术。

绩是先将植物茎皮劈成长长的细线,一根根拈接起来。由于这种手艺精巧细致,以至于诞生了一个新词汇“成绩”,用来指代工作的成就。

而动物毛羽和丝本身就是细长的纤维,只要把它们分散开,当时名曰“松解”。

无数代人的实践,使人们发现用弓弦振荡可使羽毛松解,用热水浸泡可从茧中抽出丝纤维。然后再把多根细纤维拈合成纱,这就是“纺”。

记得小时候在乡下姥姥家,冬天的太阳暖洋洋地晒在墙上,邻居的妇女们依偎在墙根下,一边谈心,一边纺线。

那是一个牛骨头做成的回转体,称为纺轮。中间插一短杆,称为锭杆,用以卷绕拈制纱线。后来从书本上知道了,那东西可是有年头了,只是原先是用石片或陶片制成的。

大家都知道过去生男孩叫“弄璋之喜”,生女孩叫“弄瓦之喜”。那其实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:“乃生男子,载寝之床,载衣之裳,载弄之璋……乃生女子,载寝之地,载衣之裼,载弄之瓦。”璋是好的玉石;瓦就是石片或陶片的纺轮。

后来有了纺车,而且分为手摇和脚踏。

手摇纺车据推测约出现在战国时期,也称軠车、纬车和繀车。

合肥地区历史上是纺织大县,除了一家一户的自给自足生产以外,还有纺织作坊。《合肥市志》记载,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2),合肥城区曾设有“勤益布坊”。民国3年,在城区县桥街开设的“合肥贫民工厂”,有织机40台。民国24年,合肥生产棉布工厂发展到3家,布坊五六十家,四乡“一耕二织”户有3000余户。年产土布和洋布100多匹。年购进沿海机纺纱1.21万件。1949年,合肥有生产布匹工厂1家,织机22台,职工30余人。私营企业6户,个体338户,拥有铁木织机、木织机400余台,从事布匹生产人员828名。年产值41.9万元。

给大家讲个故事,今天的安徽省委,以前是洪家花园。

昔日的主人名叫洪明炯,兄弟三人,哥哥洪明远,弟弟洪明亮,他排行老二,祖辈都是合肥东乡长临河的农民。但到了他们这一代家里有了织布手艺。有一次,三兄弟的族叔从日本留学回乡探亲,带来一条东洋毛巾。不论是纹理还是图案,都比乡下手工织的精致多了。

洪老板在三兄弟中脑袋最灵活,他将那条东洋毛巾拆散开,仔细查看其中的经纬编织组织,反复试织,最终成功。首批产品360条毛巾投放市场,很快销售一空。据说这是洪老板捞到的第一桶金。

不久,洪老板在三河镇创办了我省第一家毛巾厂,取名勤益。1910年,洪老板将厂子开到了南京,当时有70多台机器,百名工人。遗憾的是好景不长,动荡的年代对实业的影响很大。洪老板只好回到家乡,多方筹措资金,在合肥大东门外继续开办洪运记毛巾厂。洋货倾销中国时,他又果断扩大规模,与人合资成立华阳毛巾厂,不仅生产毛巾,还生产布匹,在中国民族产业普遍受到外来资本和产品冲击的时候,却能夹缝中求生存。
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中国掀起抵制日货的浪潮,洪运记毛巾厂的产品正好填补空缺。这是洪老板掘得的第二桶金。

有了钱的洪家兄弟,于1931年在合肥小东门购买了一大片土地,大兴土木,这便是后来的洪家花园。

□李云胜/文 吕士民/漫画

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