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娃娃亲

时间:2014-12-02 15:01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张建春 点击:

乡间的婚姻说不上多么自由,有时小小的就定了终身。

比娃娃亲更早的是指腹为婚,两家大人好得割头不换颈子,恰好双方的女主人都有身孕,一家起头另一家跟上,便商议好了的一般,若正好是一男一女,就结为儿女亲家。事凑巧的成分多,张家生男,李家生女,一门子亲事就算定下来了,至于以后的岁月,谁也不会去多问。

订箩窝亲要多些,男孩、女孩都还躺在摇篮里时,两家的父母对上眼光,找个中人说合,人生大事就算订下来了。随后两家多有走动,一家去看未来的女婿,一家去看今后的媳妇,走动得热热闹闹、亲亲和和。两个孩子小时撒尿和泥地在一起玩,到了略略懂事就隔避开来,听着大人、孩子的指指点点,再碰面时相互脸一红连话也不敢说上一句。也有相互大方的,彼此关关切切,好得如同亲兄妹,赢得不少人的热眼。俩亲家时常会闹矛盾,也有中途散伙的,免不了大争大吵、反目成仇。但大多数随着岁月走动,不管两个孩子相处如何,婚还是如期结了。

邻家的二姐自小就订了娃娃亲,二姐长得漂亮,是村里数一数二的贤惠女子,而她自小订的娃娃亲却好吃懒做,染上了赌博的恶习,二姐想到了退婚,父母坚决不同意。眼看着到了婚嫁的日子,二姐一狠心随一放蜂的外地男子私奔了。事情就这么闹大了,男方家不依不饶,聚集了方方面面的人到二姐家讨说法,先是要人,后是算账,从订娃娃亲的日子算起,一年三节,端午、中秋、春节,接接送送,二十多年花费了好几千元,二姐家得还上。当时的几千元不是小数目,当裤子、卖房子也不够还的。二姐的父母亲理亏,加上女儿丢人现眼,大气不敢出,一面派了人到处寻找,一面好吃的、好喝的招待着男方的亲戚朋友。没人得有钱。男方家人放出了狠话,二姐的父母只有求饶的份,求爹爹拜奶奶地四处借钱,四邻八舍借遍了,还是不够男方家要求的数目。男方家再次扬言,若再给不上,就扒房子、拉房梁。二姐的母亲胆小,又为女儿担心,竟喝毒药离开了人世,一场闹剧到此才算了结。

五十多年后,二姐做了奶奶,儿孙绕膝,还时常对着家的方向发愣,她搞不明白,当时是走还是留下好?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