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磨刀石

时间:2015-01-28 17:00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汪兴旺 点击:

磨刀石是乡间常见的磨具。

父亲在石料场相中一块棱角分明、类似长方体的青石,宝贝似的扛回家。他找来钝口的镰刀、豁口的菜刀和生了锈的斧头,用手按着刀背,斜立着刀刃,蘸水在石上来回磨蹭,铁锈不见了,刀刃出锋了。父亲说,这块顽石有用着呢。

磨刀石就这样在我家落户了,它和铁器家伙性格相投,在相互砥砺中,磨刀石打磨了锃亮的刀刃,刀子也让磨刀石青光毕现。

磨刀石被主人抱来抱去,村边的小河、弯弯的田埂、门前的柴山……但它更多时候只能呆在家中,偶尔,主人出门砍柴前也让它跟刀子说会儿话。

磨刀石终于盼到了一年一度的砍茅草。每天天刚亮,农家大门吱呀打开,村子便闹腾了。父亲带着磨刀石、镰刀和担绳,挑着箩筐,随砍柴队伍从四面八方赶往山坡。磨刀石个儿矮,上了山便没入草丛中。父亲抱起它放进特制的凹形木座中,磨刀石稳稳当当地坐进了实木沙发。在等待中,它看到人们挥镰砍柴的身影,听到草地上传来嚓嚓的砍柴声,还欣赏到从收音机里飘出的轻音乐,它好不惬意!

正美着,砍柴小伙匆匆过来,蹲下来就霍霍磨刀,身子前倾,手臂青筋暴突,不时用手指试探着刀锋,磨完刀,又用刀柄重重地在石面上斗了一下。不一会儿,老汉过来了,坐下,点根烟,边磨边眯着眼慢条斯理地打量刀口。后来,谁家姑嫂也来了,说说笑笑,哧哧地磨蹭半天……磨刀不误砍柴工,这道理都明白,可磨刀石不认识这些人和刀子,它想,都是要好的乡邻,主人断不会责怪它。

磨刀石最了解主人砍柴的艰辛,蹲身就是老半天,草灰扑面,腰腿累得伸不直,一不小心,刀刃被石子弹起,碰上手指,鲜血直流。主人不怨刀子,不怨磨刀石,简单包扎后继续干活。家家门前堆起了柴山,磨刀石被主人扛上肩膀,一起高兴地回家。

磨刀石像孩子似的盼过年,到时它每天都能跟菜刀、柴刀、杀猪刀碰面了,看到刀兄弟忙忙碌碌的身影,欣赏到锅碗瓢盆欢快的交响曲,磨刀石陶醉了。

年复一年,磨刀石闪着青光,曾经敦厚的身子越发单薄,几乎凹陷成弧形,而经它打磨的刀刃越发锃亮。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