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接犁头补锅

时间:2015-01-29 17:24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王张应 点击:

“接犁头补锅哦——接犁头补锅——”

这吆喝,来源于四十多年前,我的童年时代。说来惭愧,吆喝的人,所从事的行当,应该怎么称谓,我已经想不起来了。但在那个年代,只要“接犁头补锅”的吆喝声传来,一群“伢鬼”就会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,团团围住那个人。

在村头那棵老枫树下,那个人把肩上的担子放下来,担子的一头是风箱,一头是火炉,风箱与火炉之间有一根空心的竹筒连接上,在接犁头或者补锅之前,那个人总是先热炉膛。他四下里找来些枯枝烂桩,塞进炉膛里,划亮一根火柴,将炉里的柴火点燃,然后轻轻地拉起风箱,让风将炉膛里火烧旺。

这个时候生意就开始来了,有人拿了一张犁头豁口的铁犁,还带了一些废铜烂铁。那个人接过那张豁口的铁犁,左右端详一番,然后说,可以接。说罢,将那些废铜烂铁放在一只耐火泥做成的大勺子里,塞进炉膛里,拉起风箱,加温,让炉膛里的金属熔化,迅即将耐火勺拿出来,将勺中火红火红的金属溶液倒进一个犁头形的泥模子里,同时迅速将那豁口的铁犁插进模子,用力按压,持续十来分钟,松手,待模子里的金属溶液温度降下来,凝固后,就可以将铁犁从模子里抽出来了。此时,金属溶液已经同那张豁口的铁犁融为一体,那个人双手提起铁犁,将犁头插进路边的水沟里,发出“兹兹”的声音。让犁头的温度降到不烫人,那人便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将那铁犁摆在腿上,拿起半块砂轮石,在犁头上反复打磨,直到犁头上的接痕被擦除,那张铁犁重新棱角分明、口刃锋利、完好如新,下个季节它将重返田园,与泥土亲密接触。

若是有人头顶一口黑黢黢的铁锅来,那就更简单了。那人接过铁锅,仰放在地面上,找出铁锅里的裂纹,指给主人看,问主人是不是就是这道裂痕。主人点头了,他就将铁锅翻过来,反扣在地上。那人就开始行动了,他将那只耐火勺塞进炉膛里,加温,赤红,勺里原来剩余的金属熔化,然后,拿起一根细钢条,将钢条的一段插进耐火勺,沾上些许金属溶液,迅速点到铁锅外壁的裂痕处。若是裂痕较长,则需要反复地沾、点,若干次后,在锅的外壁上就镶上了一排小纽扣一般的补巴了。接着,将锅重新翻过来,仰面朝上,在锅的内壁上找到那些补巴的痕迹,用砂轮石打磨,直到光滑平整为止。最后,舀上几瓢水,倒进锅里,试试原来的裂痕是否还漏水,若是不漏,则证明补锅成功。

此时,满头大汗的那个人,就会长长地松一口气,下意识地用手背揩一揩脸上汗水,瞬间,本来就很污黑的脸上,立刻增添几道新鲜污痕,惹得看热闹的“伢鬼”们哄堂大笑。指着那人脸说,“麻老虎”来了,“麻老虎”来了,嬉闹着四散离开。那人望着散去的“伢鬼”们,苦笑一下,不经意地又用手背揩一下脸上的汗。这一揩,那个人的脸就更加的“麻老虎”了。

原来,在我老家皖西南一带,长辈在孩子不听话的时候,总喜欢拿“麻老虎”来吓唬孩子,在小孩子心目中,“麻老虎”是最凶恶的东西了,一提起“麻老虎”,正在哭闹的小孩子,竟然不哭也不闹了。

几十年后的今天,当年的“伢鬼”们都该成“伢鬼”爷爷、“伢鬼”奶奶了。当年这场景,如今的“伢鬼”们是见不着了。他们没有见过铁犁是什么样子,不知道铁犁是用来干什么的,不理解那个犁头为什么还要接,当然,也就没有见过当年的那个“麻老虎”了。甚至,我亲爱的“伢鬼”宝贝们,你们会不会知道,锅是铁做的?

 


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