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纳鞋底

时间:2015-02-10 09:10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查鸿林 点击:

寒从脚下起。一阵紧似一阵的凉风,催得人们把春日里收拾起来的棉鞋又一双双地翻出来。每到这时候,自然想起母亲曾经给我缝制的棉鞋来,心里涌出如潮的温暖。

早些年,鞋子主要靠自家缝制。母亲早早把旧衣服找来,拆掉,裁剪较完好的布面,洗净,晒干备用。夏天一个晴朗的日子,母亲找来木板,寻些旧报纸,熬点浆糊,开始一层层地在木板上“糊鞋壳”。母亲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滚下来,长时间弓着腰,需要咬着牙才能直起身来,母亲说这就是日后做鞋底的主要材料。

秋风刚起,日子还没那么寒冷,母亲便张罗起家里人需要添置的鞋子来,取出“鞋壳子”,剪二三层,垫上几层新布做成鞋底。鞋底要用针线缝出来,这叫“纳鞋底”。“纳鞋底”有两个专用的工具,一个叫“挤针子”,像现代男士们戴的大钻戒,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凹下去的针孔,主要是用来挤压针屁股穿过厚厚的鞋底;另一个叫“针夹子”,把两块小铁片的一头焊接在一起,用来夹住穿过鞋底的针头,好用力把针拔出来。就这样米粒般大小的间距,一针来一针去,枯燥地重复着,手指上勒下的线痕会出现血印。

秋深了,天凉了,夜静了,我们早早躲进温暖的被窝。昏暗的灯光下,只听见母亲有节奏地拽着针线“呼呼”的声音,偶尔还能感觉到母亲把缝钝的针举过头顶,透过头发把针尖在头皮上轻轻擦滑几下的响声。或者叹了口气,直一会腰,走到我们床边,帮我们压一下被子。我的心暖暖的酸酸的。慈母手中线,儿女脚上鞋。鞋底纳好,还要把鞋帮和鞋底缝合到一起,才是一双鞋。

乡下还有个风俗,女儿出嫁了,生了孩子,过“九天”的时候,外婆家要为婴儿准备新鞋子。早早地,外婆就张罗着单鞋、棉鞋,一直要计划到五六岁。这些鞋子做工上都很讲究,鞋底要软和,除了配上五颜六色的装饰和图案,还要做几双有寓意的鞋。比如猪头鞋,寓意为大富大贵;猫头鞋,寓意为精明干练;虎头鞋,寓意为有生气有威风。把这些精美的鞋子展示般地放在簸箕上,架着稻箩挑子,挑到女儿家去。女儿婆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围着簸箕,拿着各式鞋子,边评点边“啧啧”地夸赞。

我也享受过一次地方风俗的待遇。那是刚结婚的时候,新女婿第一年到丈母娘家去,要送给新女婿两双新鞋。舅嫂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,没日没夜地赶制,一要鞋的料子好,二要做工讲究,三要美观大方,四要合脚舒适。舅嫂手巧,很短的时间,精致的两双鞋做好了,穿上去比今天的老北京布鞋毫不逊色。

如今,母亲老了,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有母亲手工制作的布鞋了,这些“纳鞋底”的温暖故事,却时时荡漾在心头。

 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