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老行业渐行渐远 修表匠出路在何处?

时间:2015-01-29 17:39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王丽娜 李云胜 点击:

曾几何时,手表是家庭生活的必需品,上世纪70年代,手表、自行车、半导体收音机和缝纫机也被称为新婚必备四大件。然而,随着经济的发展、时代的变迁,电子表、手机等产品走进我们的生活,一切似乎发生了改变,而修表的行业也在这种跌宕起伏中面临着巨大的冲击。

修表门市部也曾客源不断

来自江苏南京的王志美生于1961年,今年54岁。1981年,她跟随父亲从南京来到合肥,也开始跟父亲学习修表这门手艺,这一干就是30多年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,王志美刚开始学习修表,可以说是修表行业最红火的年代,回忆起那个时候,她曾在修表的门市部工作,“我们的单位是国营的,那时候生意真的不错,每天从早忙到晚”。当时的国营企业基础工资有几百块,加上修表的提成,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。

然而,到了九十年代,情况却发生了改变,门市部不如当初那样红火,最终因为生意不景气倒闭了,王志美也因此下岗了。

“也想过换一个工作,但是这个行业做了十几年,毕竟舍不得,再加上女儿当时还小,需要照顾,这份工作的时间安排又比较自由,就这样一路坚持过来了。”

下岗以后,王志美仍然做着她的老本行,就在三孝口男人街的路旁,支一个小摊位,从企业门市部的职工,到露天营业的小老板,一张小木桌,上面套个玻璃柜,一套简易工具。修理手表的时候,要用5倍的放大镜对着细小的零件自己调整,玻璃柜上挂着不同型号的表链,两把小椅子,一个大雨伞,这就是王志美的修表行,也是她做了一辈子的事业。

行业有好转,手艺难传承

在这个行业工作的30多年里,王志美见证了它的兴盛与衰落,并与它风雨同舟,一路走到了现在。

“最近这几年的生意又有一些好转了,现在的人更讲究,戴手表成了身份的象征。那些名贵的手表动辄几万块,这些高档手表也让我们修表行有了新的市场。”王志美告诉记者,现在经常接触名表,对自己技术的要求高了很多,除了修表,还要给表做保养维护,“但是有的表我也不敢修了,几万块的表,修坏了就不好了。”

现在,王志美每天早上八点来到小摊位,十一点收工回家,中午还要回家给工作的女儿烧饭。一边照顾家人,一边在家门口摆一个小摊位工作,“现在修表也真的赚不了多少钱,我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做,在家门口摆摊位也不收摊位费,就当是打发时间吧。”

在记者采访的时间里,王志美接到了两单生意,其中一个是给手表装上掉了的指针,客人来取手表,王志美接下客人付给的5块钱,“大多数时候,都是这种小生意,一天也赚不了多少。”王志美抖抖手里的五元钱无奈地说。

对于修表这个老行业来说,最怕的莫过于没有传承手艺的人。

“现在愿意学习修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赚钱少,年轻人都不喜欢。这门手艺以后怕是会失传了,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喜欢戴手表的,这一行也还是有市场前景的。”王志美略显惋惜地说。

钟表行业的发展状况

如今,除了随处可见的修钟表小摊位,我国也有专门的修理钟表的培训机构和协会。

据国家轻工业钟表信息中心报道:“中国轻工业钟表职业技能培训基地”2010年8月9日正式成立。该基地设在轻工业钟表研究所,在钟表行业中开展了钟表维修工、装配工、钟表技术业务培训和职业技能考核鉴定工作。

中国轻工业钟表职业技能培训基地的成立,其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提高我国钟表行业从业人员的理论水平、创新能力和技能水平,加快轻工行业特有工种职业技能培训和鉴定工作的步伐。

在我省,钟表行业也经历了不断发展的过程。安徽省于1958年和1960年,先后筹办了芜湖红旗造钟厂、合肥手表厂。1974年底、1975年初,合肥手表厂和蚌埠手表厂先后开始生产红星牌、天鹅牌统机手表,从此,安徽省钟表工业由组装仿制阶段进入了协作配套、批量试制阶段。

1985年末,全省钟表行业有企业9个,职工3482人,固定资产原值3897万元;其中,轻工系统有企业6家,职工3058人,固定资产原值3749万元,仪器设备2300台,其中,国产的综合测试仪具有80年代中期国内先进水平,进口的多工位铣床、钻床和自动滚齿机、自动车床等,具有70年代末、80年代初国际先进水平。

生产上,绝大部分机加工实现了单机自动化或多工位铣、钻加工;成品检验采用了计算机。全省钟表设计生产能力为:机械手表130万只、木钟30万台、表盘80万只、表壳80万只。1985年,全省实际生产手表70万只、钟9.12万只(木钟8.73万只),分别居全国第十六位和第十五位;是年,全省钟表行业完成产值7009万元,实现利税1551万元,其中利润237万元;轻工系统钟表工业完成产值5713万元;实现利税1472万元。

 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