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老油坊

时间:2015-02-28 12:37来源: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:剑方 点击:

油菜花开得正盛的时候,我就闻到了油香。隔着那些破败的窗子,我不止一次地窥视过光线极其阴暗的老油坊。大门也是破旧的,一把上了锈的锁很随意地守着门,似乎稍一用力,门就能被推开。但我和其他差不多年龄的偷窥者都不会这样做。毕竟这间宽大空寂的老屋太神秘,神秘得几近邪乎,所以尽管我们内心多么好奇,还是不敢破门而入。

终于等到油菜收割,菜籽晒干。大人们开碰头会,确定下来榨油的日子。这日子也往往与我们学校放农忙假相吻合。大概老师们也要回家插田;或者榨油时那惊天动地的撞击终会影响学校的秩序。谁叫我们借读在油坊的隔壁呢?门被打开了,有了人的进入,灰尘密布的老油坊立即鲜活起来。大人们分头做自己的事,打扫、修整,忙得不亦乐乎。等到一切收拾妥当,最先上场的就是我们这些渴望已久的孩子和忍辱负重的牛了。

老油坊里碾槽占了三分之一的地盘。两头牛拉着四架碾,不停地旋转,我们在碾担上,或坐或卧,快活似小神仙。油菜籽被不断地倒进槽中,碾成粉状后,又被不断取出。被破碎的菜籽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提前引出我的口涎。接下来的一道工序由专人负责,每年都请同一位师傅来做。师傅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:宇宙。实际上他是五十来岁的小个半老头,下巴上还长着一颗肉痦子。干活时肉痦子一晃一晃的,很引人注目。我们几个孩子不太喜欢他,背地里喊他宇宙佬。宇宙佬的工作是用稻草把菜籽粉箍成薄薄的大圆饼,这很需要技巧,而他手脚相当麻利,看得别人眼花缭乱。

这些大圆饼被装进油榨后,就是惊心动魄的一幕了。五六个汉字握掌着一根足有一丈多长的大圆木,猛击檀木楔子。这大圆木也是檀木做成,头尾用铁裹着,叫“撞”,一个既生动又诗意的名字。运作起来,“撞”有如一条发威的猛龙。汉子们光着上身,齐声呐喊,天兵天将一般。

其实最神秘的就是那一座油榨。现在想起来,油榨很像一个火车头。被废弃的火车头,从来不曾奔驰过,除了偶尔从布满灰尘的时光里驶进我的梦。整座油榨都是檀木做的,因为油的渗透,一年比一年坚固,熬过了好几代握“撞”的人。榨上的那些零件,都有各自形象而具体的称谓,比如“退”、“挂”、“木盘”等等。大人们不准孩子接近油榨,甚至不准女人进油坊。我那时感到奇怪,但不敢追问。现在知道,油榨被撞击时,暗藏着不少危险。谁能保证那狠命的一击不会误打到“退”上呢?

天要黑下来了,有人催促父亲快点汽灯。父亲能把汽灯点得最亮,所以这差事往往是他的。有时劲伢哥也点,但他不在行,要弄半天,甚至还把纱罩给烧了。汽灯一亮,暗黑的油坊又是亮如白昼,热火朝天了。当然最令我难忘的,还是在油坊里吃饭。大人们借机打个平伙,吃香喝辣。我们这些小馋猫,实实在在地吃了个满饱。

从油坊里出来,大人们肩挑手提,一个个油光满面,打着哈哈:今年收成不错啊,可以用香油洗澡了!
 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