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老纺车

时间:2015-02-28 12:44来源: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:皖江 点击:

当天边的最后一抹晚霞被多情的西山吻去之后,天色渐渐淡暗下来,夜幕就如同珊珊走来的妙龄女孩悄然叩开山城夜晚的门扉。这时候,我的心绪一下子回到了乡下那个边远的小山村。

在我的童年时代,母亲酷爱家里那架从祖母留下的老纺车,那时节,乡下缝衣裤凭布票供应,一年来,一家人分得的一两丈布票,母亲用平时挖药材,刮构树皮、扯鱼腥草换下来的钱,选来选去最后扯下几丈“白绑布”,再拿去让乡下的染匠染成青布,再请来裁缝给我们兄妹俩缝上一两套新衣服。我就是穿着这样的青布衣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。在高中的时候,有一次,我和城里的几个同学去洗澡,我身上穿的青布衣,那染布的青色将我嫩白的肌体染成了紫色,同学们讥笑我是“非州人”。如今,我还记忆犹新。而父母穿着全是她亲手织的家机粗布衣。从种棉花、摘棉花、弹棉花、纺纱、洗纱、浆纱、揉纱、反反复复十多道工序,好不容易织成一匹粗布,一匹件家机粗布不知积满了母亲多少艰辛的汗水和厚实的挚望,夜色中,母亲则时常伴着那盏黄亮摇曳的煤油灯,摇着那架古老的纺车,一只脚总是慢悠悠地踩着旁边里面睡着比我小四岁妹妹的竹摇篮,手不停地脚不停的母亲不时给我和妹妹诉说古时候”纺织娘娘”的故事,说到动情处,母亲停下手中的纺纱活,黑暗中用手往眼睛轻轻一擦,那嗡嗡嗡的纺车就摇得更响了。

睁开朦胧的眼睛,透过敞开的天窗,我看到窗外的夜空,一轮明月高悬,把银色的光辉洒在了窗前,窗户上泛着淡淡的白光。窗前,妈妈正借着微弱的月光,凭着娴熟的技术,佝偻着身子,摸索着重复着那一套动作(为了省油,妈妈纺线的时候从来都不点灯),她右手摇着纺车轮,左手抽着棉线,手臂一起一落,永无休止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。月光把妈妈的身影妈妈的纺车长年累月总是吱吱吱地转个不停,妈妈的白棉线总是咝咝咝地扯个不停;妈妈的胳膊一上一下总是挥个不停,倒映在了窑洞的墙上,一一摇一摆地很有节奏……

妈妈的纺车声声,时时伴着我进入梦乡,让我梦想着未来的花布棉衫、绫罗绸缎;妈妈的婉转歌声,憧憬着我漫长的人生旅途阳光灿烂、平坦顺畅。妈妈的纺车,为我们编织着温暖的生活;妈妈的歌声,为我们换来了甜美的心情。在那段艰难和辛酸的岁月里,我们姊妹的生活依然充满了阳光和甜蜜,虽然我们盖的是粗布,铺的是粗布,穿的也是粗布,但我们的生活冬天是温暖的,夏天是凉爽的。

哦!妈妈的歌声绵绵;妈妈的纺车声声……
 

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