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徽州旧事 >

老石匠

时间:2015-03-18 12:52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王张应 点击:

小时候,我家有一副崭新的石磨。那是我亲眼看着老石匠师傅,千锤万凿,敲敲打打,磨磨砺砺,开出来的。

说起这副石磨,我还记得它的缘起。那年夏天,一场大雨过后,我家院墙外露出一块大石板,母亲觉得这块石头不错,应该将它利用起来。母亲拿水冲刷,发现是块天然的野石,青灰颜色,花岗岩的质地,上面没有任何的人工打磨痕迹。于是,很放心地将那石板抬进了院里。一位邻居来串门,说这块石板可以用来开个石磨,大小合适,厚薄相宜,不用太费工夫。一语提醒,母亲说,对了,我家还真的需要一副石磨。于是就请了本村的那位老石匠师傅。

老石匠是一位瘦高个老头,时年六十来岁,但腰板挺直,精神矍铄,一副精干的模样。老石匠进门后,茶都没喝,就到院里去看石头,先是撑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,在石板上量了量,然后又从肩上挎的土黄色帆布包里取出一把小铁锤,抡起来,在石板上四处敲了敲,自言自语道,照啊,可以开一副石磨。

老石匠放下肩上的工具包,在石块边坐下来,从工具包里掏出一把尺子、一把铁锤、一只钢凿,开工了。

他先拿着尺子,在石板上测量尺寸,量过之后,老石匠用凿子在石板中间位置划了一条直线,然后,又从工具包里找出一根两端拴有铁钉的细棉线,那是用作圆规的。老石匠的右手拉直棉线,右手的铁钉以左手的铁钉为圆心,以棉线为半径,在石板上画出一个圆。

完成了测量、画线,接下来就要开凿了。老石匠先是沿着石板中间的那条直线,慢慢凿出一排密集的小穴,然后,将那些小穴不断地凿深,更深,深到一定程度,那石板就沿着这条线,裂开了,成为两块。

完成了石料分割,老石匠在那方形的石块上沿着铁钉划出的圆圈,一点一滴地凿去圆圈以外的石料。老石匠的每一锤都是小心翼翼,敲得恰到好处,力度大了,会导致石料损坏、废弃;小了,就不会有作用,致使开凿工作没有进展。这石匠的活儿,看起来是粗活、笨活,干起来则是细活、巧活,如同绣花,一针不能多,一针不能少,一针不能错。难怪,老石匠干活的时候,总是戴着个老花眼镜,像个老学究,那神态,认认真真,一丝不苟。

这副石磨的开凿,整整花了老石匠半个月时间。老石匠每天就枯坐在那里,弯着腰,低着头,左手扶着钢凿,右手抡着铁锤,不停地敲敲打打,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,那声音,抑扬顿挫,很有节奏,仿佛音乐声,不仅没有刺耳,反而很是悦耳。那声音停下来的时候,一副崭新的石磨就呈现在我们的面前,两块圆圆的磨盘,一面朝上,一面朝下,上下相对的两面,凿满了排列整齐的磨齿,一正一反,正反相对,上下啮合。细看这副崭新的石磨,我忽然觉得,石磨不仅是一个精巧的器具,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!老石匠,不只是一位能工巧匠,简直是一位艺术家!

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,如今那石磨已不知置身何处,也许早已被岁月的尘埃深深掩埋,或许它会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,一场大雨之后,又给后人一个惊喜的发现。

不知为什么,近些年来,我常常想起那副石磨,想起那个戴着老花眼镜的老石匠。尤其在我读书、工作过程中,接触到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”这句至理名言的时候,我总会想起,当年那个为我家开凿石磨的老石匠。

 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