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李鸿章 >

李鸿章与血衣

时间:2010-05-30 14:38来源:网络收集 作者:秩名 点击:
李鸿章与血衣

甲午战争失败,大清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不得不召集满朝文武商议对策。关键时刻,还是李鸿章这位七旬老叟站了出来。他给复出后担任总理衙门大臣的恭亲王奕诉慎重地写了一封建议书。书中写道:“在下与张荫桓等人再三商量,觉得现在只想派一名忠实可信的洋员前往,既容易得知对方的意图,又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。”在同一封建议书中李鸿章写道:“德璀琳在天津工作20多年,对我很忠心。中法议和等事他都暗中相助。先前伊藤博文到天津与我订约时,他认识伊藤幕僚中的一位英国人,于是又从中相助,很是得力。如果让他前去日本酌情办理讲和一事,或许能够相机转圈。”

10月25日,德璀琳携带照会及李鸿章致伊藤博文的私函,偕私人秘书泰勒和宓吉从大沽乘德国商船“礼裕”号东渡日本。德璀琳赴日消息不久即走漏出去,此举使得假意在中日之间调停的美国找到了借口。美国驻华公使田贝要求总理衙门勿令德璀琳前往,否则美国将撒手不管。总理衙门唯恐得罪美国,火速发电报阻止德璀琳东渡,但为时已晚。10月29日,德璀琳一行抵达神户,当晚上岸访问兵库县知事周布公平,说明讲和的来意,并要求面见伊藤博文,并呈交了李鸿章的手书。周布公平立马将李鸿章的信函报外相陆奥宗光。陆奥宗光与首相伊藤博文商议,他们认为,现在还不是与清廷停战的最佳时机,日本应再次扩大战果,占领东三省部分领土,以此来逼迫清政府作出更大的让步。更何况,中国政府此时派来的是一名洋人,很可能是来打探虚实的,日本政府不得不防。因此,二人商定不见德璀琳,迫使中国政府派出更有资格的代表。德璀琳一行不得不乘坐“礼裕”轮返回了天津。

德璀琳回到天津后,李鸿章只得与恭亲王奕诉商议委派自己的亲信张荫桓、邵友濂二人去日本。这一次,日本人指定了谈判的地点在广岛。李鸿章的亲信张荫桓、邵友濂从登上广岛的那一刻起,就受到伊藤博文的百般刁难,不允许他们发密电和北京取得联系。到达日本的第二天,双方互换国书。伊藤博文发现张荫桓和邵友濂所携带的国书文字中有“一切事件,电达总理衙门转奏裁决”字样,遂认定二人授权不足,与国际谈判的惯例不符,于是拒绝与他们谈判。张荫桓和邵友濂急忙写信给陆奥宗光,申明光绪皇帝的确向他们授予了议和全权。日本方面依然不依不饶,甚至驳回了张荫桓和邵友濂发电报给国内修改国书文字的请求,还借口说广岛是日本军事重镇,不许闲杂人员逗留,将张荫桓和邵友濂赶到了长崎。

3月4日,在割地还是赔款并割多少的争论中,心情早已糟糕透顶的光绪帝,终于把一顶“头等全权议和大臣”的帽子戴在了具有和谈经验的李鸿章头上。3月13日,准备妥帖的李鸿章辞别一家老小,带着自己的儿子李经芳、随员伍廷芳、马建忠,以及美国顾问、前国务卿科士达等人登上了德国的“礼裕”、“公义”号轮船,并在船头高悬“中国头等议和大臣”旗帜,昼夜不停直奔日本指定的谈判地点马关而去。

李鸿章一行的到来,日本政府早有准备,年龄远远小于李鸿章的伊藤博文更是踌躇满志,他要通过这个老头,一步步吞下中华这条大鱼。他代表日本政府早已拟订了停战条件:日军占领大沽、天津、山海关一线所有城池和堡垒,驻扎在上述地区的清朝军队要将一切军需用品交与日本军队;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也要由日本军官管理,停战期间日本军队的一切驻扎费用开支要由清政府负担等等。


顶一下
(1)
50%
踩一下
(1)
5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