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李鸿章 >

李鸿章“单滚”彭玉麟

时间:2010-12-17 16:01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孙东 点击:
李鸿章与金陵机器制造局
李鸿章与金陵机器制造局
 

题目上这两个人,那可都说得上是中国近代史上响当当的人物。李鸿章,执掌朝纲25年,兴洋务,办海军,死后老佛爷下旨,全国修了十处李公祠。那雪帅彭玉麟也是了得,办水师,购洋炮,大破天京,一生戎马,与曾国藩、左宗棠并称大清三杰。这两位大人物的名字中间加进了“单滚”一词,实在是不伦不类到了极致。

这“单滚”乃是京里流氓地痞解决争议的办法之一,当两边就一个问题无法协商一致,于是各派直接当事人单独斗殴,以决胜负。由于两边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,斗殴时基本就是两人在地上一通翻滚,倒是滚多过打,因此不叫单打,而称单滚,颇形象。然这一个中堂,一个大帅,竟落到单滚的地步,怕是旷古也少见。

李鸿章于道光二十七年考取进士,给“分配”去了翰林院。混了三年,翰林院散馆,他只落了个编修的闲差。实在闲得没事,就投到了自己老师曾国藩的门下,当了个幕僚。说起来,这会已经是咸丰八年的事了。

曾国藩与李鸿章之父李文安是同榜进士,所以一直待李鸿章如子侄。李鸿章倒也不负众望,一应文书起草一手操办,为曾国藩省了好大的心。在幕府中的地位自然非他人可比。不过李鸿章是个懒散的人,每天以晚睡懒起为常事,虽然从未耽误过公事,但幕府上下,都看不惯这个习气,连老师曾国藩有一次都忍不住说了他两句。这个毛病或者是引发“单滚”事件的诱因之一!

当时,彭玉麟、左宗棠几位湘军骨干,经常来与曾国藩议事,这当然也少不了李鸿章的参与,这彭玉麟不久前刚打下了九江,朝廷加封加布政使(从二品)衔,真可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。对仅仅还是个幕僚的李鸿章虽不至于明显怠慢,但心里自是瞧不起的。这便又有了“单滚”事件的又一诱因。

话说那一日,这正经公事商议完了,一帮人少不了在大厅里坐着闲聊。逸事难免涉及艳俗,时政又多忌讳,自然天气与家乡便成了主要话题。湘军上下将领,基本都是曾国藩从湖南带过来的。倾谈之下,各是同乡,更有能攀得上同族的。说起家乡风土,聊得很是热闹,偏偏李鸿章是从安徽来的,委实难插得上话,只好闷坐一旁。这人一感觉被孤立,心态就不会太好,听着一干湖南人在那夸着自己家乡山美水美人更美,这边一位念起了《岳阳楼记》,那边一个说到了辰州的加沙包子,李鸿章心里这小火苗就直蹿。好容易插上一句“那安徽的臭鳜鱼实在是上品”,立时被众人潮水般打击了回来,你一句我一句一通数落,不光把臭鳜鱼踩得臭不可闻,更连安徽一省也成了攻击对象。吵嘴也比闷坐强不是?我李鸿章三寸不烂之舌,还怕了你们一群湖南佬不成?这舌战群湘可就开始了。

初来还是比家乡物产风景人文,这边说湖南有岳麓书院,那边提安徽有桐城学派,可到后来干脆就成了相互攻击。李鸿章再能说,也架不住那边人多,渐渐落了劣势。坐在一边的彭玉麟,这次逮到了机会,抓着李鸿章生性懒散这个典故,拿来当炮弹:“少荃(李鸿章字)每日晚睡懒起,想必皖地民风若此?无怪合省以负贩为业,少有正途。”这话说得可够狠,里外你们安徽人都好吃懒做,没办法了才只好做点生意,干不了什么正经事情。李鸿章听得冒火,忽然想起彭玉麟的父亲以前便在安徽做官,回的这句可就更狠:“雪琴(彭玉麟字)有所不知,安徽民风勤勉,然自令尊执掌数载,竟令做慵懒之态尔……”合着你说安徽人懒,那都是你爹教的。


顶一下
(2)
66.7%
踩一下
(1)
33.3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