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李鸿章 >

李鸿章轶事:口头禅的“重要性”

时间:2010-12-17 16:05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刘诚龙 点击:

先要说明一下,“捣他姐姐”确实是一句粗口,与精神文明建设很不相符,但是,李鸿章爱这么一口。今天,我们用不着为尊者讳,所以敝人也就不想“美化历史”,只想保持历史的“原生态”,如实给李大人做“起居注”。

李鸿章是合肥人,被时人呼为“李合肥”。我国有一种特异的文化现象,对名人常常不喊其名字,而喊其出娘肚的地方,吃喝拉撒的居住地,当官发迹的所在地,以前没去细想这里有什么奥秘,看了李合肥爱“捣他姐姐”的故事,我才知道,这里确有中国地域传统文化的精髓在。

李合肥是个特有乡情观念的领导,当了大官之后,最爱把老乡都弄到“队伍”里来。“李鸿章待皖人,乡谊最厚。晚年坐镇北洋,凡乡人有求,无不应之。”

听说李合肥这么热爱家乡,一传十,十传百,百而千,千而万,人们都来找他了,搞得他不亦乐乎,也是疲于应付。安徽地域那么广阔,不累死他了?李合肥就觉得这不是个事,于是把范围缩小:只接待合肥人。这个政策调整没多久,虽然未曾颁昭天下,但天天在揣摩他心思的人,谁又不知道呢?阿拉上海人,哇噻闽南人,都说自己是合肥人,一个一个地,一队一队地,往李合肥那里去跑资金跑项目跑官要官。为了不至于在李合肥那里露馅,都先自费到合肥去学习语言,把合肥话学得半生不熟,就往李合肥那里去了。真合肥,假合肥,把李合肥搞得够呛。所以,李合肥给门卫颁布了一道口令:凡合肥老乡来,随时禀报,不得怠慢;自然,另一条口令是,把其他人乱放进来,看我掌嘴。

可是,门卫又不是合肥人,哪里分辨得出谁是行者孙?谁是孙行者?谁是者行孙?话说这天,来了四个真合肥人,说是要见李合肥,被门卫给挡住了,要他四个打“乡谈”。四个要进,一个不准,推推搡搡,搞了好几个回合。那四个合肥人火起,顿时骂骂咧咧开了:“捣他姐姐,要见就见,不见就不见,搞哄家伙乡谈!”

哪个吃了豹子胆,敢到李合肥这里来撒野?到这里也敢来撒野的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所以,门卫屁颠屁颠跑进去,通报说,外面来了几个“捣他姐姐”的,李合肥一听,马上叫门卫开门,把这四人全迎进来。

大家知道,这里的“捣他姐姐”,就不能算是一句粗口,只能算是一句接头暗号,能够说“捣他姐姐”的,肯定是地道的合肥人啊!其他人来学习合肥话,都是学习其“雅言高调”的,谁敢到李合肥面前骂粗口?只有真正的乡人才无忌无讳,才无意识地“捣他姐姐”。李合肥凭这句暗号,把这四人全部安排工作,安到自己的亲兵队伍里。他的亲兵,清一色的合肥人,“局所军营,外省人几无容足之所”。按李合肥的说法是,带领“子弟兵”为国家“捐躯杀贼保疆土”。因此,在李合肥曾经当官的北京、天津、河北保定一带,就有这样的民谣流布:“捣他姐姐,撮他妹妹,都是李鸿章的亲兵小队。”

段祺瑞是个大人物,大家都是知道的,他是怎么发迹的呢?据说,也是因为他会“捣他姐姐”。1885年,段氏考上了天津武备学堂炮兵科,其时,李合肥从德国进口了一批“威力无比”的新式样炮,李合肥想威力一把,就搞了一次“军事演习”。这天清早,风和日丽,云淡风轻,待到李合肥的重要讲话讲了大半天,准备正式演习时,天突然变了,狂风大作,尘土飞扬。

当然,演习照常进行,可是,打了一个上午到中午,要么是臭弹,要么是射程不够,总之,没一发命中目标的。折腾许久,轮到段祺瑞这小子上场,天忽然“阴转晴”,他一发炮弹打去,“捣他姐姐”——打中了!所以这个段小子就骂了一句:“捣他姐姐,天助我也。”这话被李合肥听了,眼睛顿时发亮,一下把他提了士官,1888年,清政府准备派士官去德国学习,天津武备学堂报了名单,李合肥就是不批,到第三次,有人才醒悟,赶忙把段祺瑞加上去,李合肥才二话不说,一笔给签了。

只要是合肥人,就升官,哪怕是一字不识的白丁,都给你一支队伍带,这事,连到李合肥那里去跑官的老乡刘铭传都看不过眼啦——刘铭传那次到天津,看到有个人在那里吆三吆四,不禁吃了一惊,这家伙不是在合肥“淘厕所挑粪卖”的汉子吗?于是大骇曰:“如某某者,识字无多,是尝负贩于乡,而亦委以道府要差。”北洋舰队是李合肥一手打造出来的,饷是由国家发的,按理是“国家武装力量”,其实,是李合肥的私家军,也是地方武装淮军,据说“营以上干部”基本都是李合肥家乡人。“未几,中东事发,大东沟一战,海军尽毁,若丁汝昌、卫汝贵、龚照屿等俱误国获重咎。”而丁汝昌等,都是淮人。顺便说一句,丁汝昌甲午兵败,蹈海报国,被誉为民族英雄,而时人谓其“治军骄奢淫纵,自蓄家伶,费至三十万……故战备不修,一击并烬,虽死有余辜矣。”

还顺便说一句,刘铭传看到李合肥把乱七八糟的老乡都升大官,虽是老乡,也说了一句“晦气话”,也就是“是尝负贩于乡,而亦委以道府要差”,这话后面,还有一句:“几何而不败耶!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甲午海战还没爆发,刘铭传就肯定地说,一旦国有战事,这支队伍开赴前线,则一定会惨败。果然如此。时人都佩服他有先见之明。“知其事者,皆服铭传先见。”


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