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李鸿章 >

晚清第一人李鸿章——首相一言,中堂无语

时间:2011-11-26 08:52来源:合肥晚报 作者:张小石 点击:

当年李鸿章会见“德国同行”俾斯麦,曾吐露肺腑之言,问他:“为大臣者,欲为国家有所尽力。而满廷意见与己不合,群掣其肘,于此而欲行厥志,其道何由?”俾斯麦答:“首在得君。得君既专,何事不可为?”中堂又问:“譬有人于此,其君无论何人之言皆听之,居枢要侍近习者,常假威福,挟持大局。若处此者当如之何?”俾斯麦沉吟良久,答:“苟为大臣,以至诚忧国,度未有不能格君心者,惟与妇人女子共事,则无如何矣。”李鸿章沉默了……

这段对话读后,令记者感觉既可笑也悲哀。李鸿章最后的沉默里,有雷声滚滚。梁启超曾给这段对话加注释:“此语据西报译出,寻常华文所登于《星轺日记》者,因有所忌讳,不敢译录也。”——记者觉得好笑的是,梁任公竟然没有明确点出忌讳的根源:“慈禧”之名。

最早著文称颂李鸿章的人,可能也是梁启超先生,虽然他也是用了辩证法,但人情味还是比较浓。

在本月18日至20日的以“探索与自强”为主题的李鸿章研讨会上,来自大连民族学院的关捷教授、大连大学的杨惠萍教授告诉记者,1901年,李鸿章辞世,比李鸿章小50岁的梁启超,在当年撰成《李鸿章传》,梁启超说:“吾敬李鸿章之才,吾惜李鸿章之识,吾悲李鸿章之遇。”从中,记者能看出梁启超对于李鸿章的复杂心情。后人因为众所周知的意识形态影响,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常常两极分化,如上海名嘴周立波戏言:好人好得不像人,坏人坏得不像人。于是,李鸿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就不是个“东西”,并且,整个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,成了我们民族特有的一种比较简洁的、接近于判断事物好、坏的学问。

华东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谢俊美先生说:“庚辛之交,‘国祚将绝’,两宫出逃后,李鸿章再一次临危受命,调任直隶总督,出任议和全权大臣,清廷以国家安危存亡之大责属望于他……”在那样的危急关头,李鸿章担当了国家大任,某种意义上说,也只是为慈禧太后个人服务。记者在聆听学者们的发言时,能从他们的口气中感受到后人对李鸿章做乱世宰相的无奈。但时人很难谅解李鸿章,即便梁启超这样眼界阔大的人,在批评李鸿章洋务、军事及外交的失败时,认为他关键在于“不识国民之原理,不通世界之大事,不知政治之本原”。其痛心疾首之情形,跃然纸上。

关捷、杨惠萍教授认为:“梁启超在谈到时代的局限时指出,李鸿章没有生于欧洲而生于中国,没有生于当今而生于几十年之前,无论前人或同时代的人,没有一个造时势的英雄可以引导他、襄助他,这是同一时代环境下人物的局限性使然(章立凡),‘固不能为李鸿章一人咎也’。”这个评价是比较公正的,记者在“听课”时,内心其实带了点个人情感——作为李鸿章的乡亲,虽然无法充分肯定李鸿章,但总还希望能从他身上看到一些“无辜”。

安徽师范大学的欧阳跃峰教授指出,“中日《修好条规》墨迹未干,两国尚未互派常驻使节,日本就派兵侵入了台湾。20余年后,日本又发动了大规模的甲午战争,用武力彻底改写了中日之间的条约。但是,中国方面一开始就表达了平等交往的良好愿望,李鸿章等诚恳地希望同处于半殖民地境地的中日两国能够联络一气,共同抵御西方列强的侵略,并为之付出了可贵的努力。即使在记者今天看来,李鸿章的这一愿望也是完全符合中日两国根本利益的,理应受到尊重并尽力付诸实现。而日本政府的侵华政策不但一次次把灾难强加给中国人民,而且最终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惨痛的损失。”

在听取专家“讲课”时,记者特别留心了李鸿章的历史贡献,类似欧阳跃峰教授这样的发言,还有许多。但作为国之栋梁的李鸿章,置身那样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,无力挽狂澜于既倒,很多时候,他的所作所为,均被狂涛巨浪冲上沙滩,徒留叹息。

因此,梁启超在谈到李鸿章个人品格才具时的断言,也可以谅解,他认为,李鸿章是“有才气而无学识之人也,有阅历而无血性之人也”。李鸿章具有当时中国官僚的通病“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”。而这种“通病”是因何造成的呢?记者认为,责任显然不能完全归咎于个人,否则也不会有“通病”一说。

谢俊美教授对末世重臣李鸿章不无同情,他对于慈禧逃跑后的李鸿章如是评价:“他苦心孤诣,‘惨澹折衝,与联军缔结和约,卒因焦劳以殁’。对于李鸿章的这次对外交涉,社会舆论对他的评价同前次赴马关议和有了明显的改变。‘公之隆勋伟绩,自表表在人耳目,晚年因中日一役,未免为舆论所集矢,然自此番再起,全国人士皆知扶危定倾,拯此大难,毕竟非公莫属,渐觉誉多而毁少,黄花晚节,重见芬香,此亦公之返照也’。就连批评李鸿章‘不学无术’的梁启超也不得不承认:‘李鸿章必为数千年中国历史上一人物,无可疑也。李鸿章必为十九世纪世界史上一人物,无可疑也。’”

在众说纷纭中,李鸿章的面貌渐渐清晰了,历史没那么单纯。我们多年所受的历史教育,在这次专家研讨会上,受到侧面的严厉抨击。记者在会场上,回忆自己自小看过的一些文艺作品,深感所得的是一种“线性思维”,“面性思维”都难够上,更不用说“立体”地看待世界、看待人。这种教育最后导致什么呢?是不是极端型人格?极端型人格中,往往免不了仇恨与暴戾。世界不需要这些,而需要宽容,有宽容才有和谐。


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