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专题 > 李鸿章 >

李鸿章之死

时间:2008-10-18 20:23来源:本站整理 作者:佚名 点击:

“吾敬李鸿章之才,吾惜李鸿章之识,吾悲李鸿章之遇”。  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 梁启超:《李鸿章传》

   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7月,广州。
   李鸿章走出竹轿,准备登船。这一年,李鸿章已经77岁。清廷这月又授了他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。几年的外官生涯,他本更清癯了,只这段北电频频,连续催着北上,今日看不只眼袋耷了下来,颊上的老人斑也更深浓了些。
   入夏的广州,说不出的闷热难受,未到晌午,珠江岸边的蒙蒙水气就带了暑色。李鸿章北上的船早已备好,正靠在码头上。
  为防岸边水滑,下人们早放了竹阶。
   “中堂,一路保重!”
   “中堂此去,两宫一定回銮!”
   “中堂······”大小官员们在他身后说着。
   “多谢诸位。”李鸿章回转身来,隔了些距离,脸孔是看不清了,只凭着身形来辨个大概。谁说人不老,外官几年,视物是愈不清了。如今北京城,还不知是个什么模样,洋人不知会怎样开口。两宫回銮,说时容易,做时难啊。
   送别声渐渐静了。
   “总督大人,下官前来送行!哦,下官该死!是中堂大人!”忽然有个人风风火火的,行了礼。
   定睛看那身形,李鸿章识得是南海知县裴景福,想是不知何故迟了。
   “也怪不得你,就是这几日得的中堂。”李鸿章道,显是不愿多耽搁了。
   “中堂,下官斗胆!有一问,不知可问不可问。”裴景福忙道。
   李鸿章一楞,颔首同意。
   “中堂,不知有何良策使洋人让些于我?”
   “这个,”李鸿章微一迟疑,眉头一紧,花白的小胡须也跟着一动,“不能预料!李鸿章惟有竭力磋磨,展缓年分,尚不知做得到否?”李鸿章看了看裴景福,裴景福站得不太远,眉目益发看不清。江风微吹,李鸿章忽然有些伤感,此次离粤,不知几时能再回来,七十七,活得比孔夫子长了。“我尚有几年呢?”他慨然道,“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,钟不鸣,和尚亦死矣!”
  
   半个月后,上海。
   李鸿章在寓所看着各国电文,经方陪着他。水路毕竟是快,轮船早几日就到了上海,李鸿章倒愿它多耽搁些日子,北京城到底怎样,洋人到底怎样,谁还没个准谱,沉住气多等等,总有好,没有坏。人老了,下得船来,身体便有几分不适。在寓所歇着也有几天了。当然,不适是真,但也没有十分,迁延一下,观望一下,看看到底京城事态也是真。
 



顶一下
(10)
90.9%
踩一下
(1)
9.1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
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·最后的老手艺
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,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,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,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—
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——休宁状元汇总介绍
休宁县是“中国第一状元县”,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。自宋嘉定十年(1217)至清光绪六年(1880),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,